当前位置:首页 > 野史秘闻 > 雍正篡位的真相:康熙帝到底使用“于”还是“织造於”?

雍正篡位的真相:康熙帝到底使用“于”还是“织造於”?

人们议论雍正篡位。雍正教昭篡位“变十为禹”是清史最著名的故事之一。此事说:“原祖皇(指康熙帝)传十四哥让天下,皇上(指雍正帝)改十字为禹字。”雍正皇位被非法继承的传闻是最具代表性的。性,那么康熙在雍正吗?

“于”还是“于”?

反对“变十为禹”失败的第一个理由是,“于”字在当时的繁体中应写为“于”,而“换十为禹”的论据本身不能成立。从“原因”的角度来看,这还不够。

“变十为禹”的意思,无疑是在篡改康熙帝的旨意。能否换个问法:康熙帝用“禹”还是“禹”?

康熙皇帝确实用了“禹”字。下面是一个例子。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江西巡抚郎廷济的奏折中,康熙帝手书朱璧:必听。最近南方发生了很多抢劫案,所以必须仔细调查。”

网络布局

不过,康熙帝也写了“禹”字。康熙四十年(1703年)苏州李旭织布碑上有朱书:赠两御行草书扇。我给了李旭一把扇子。你传给了宋脑,不用剧本来感谢你。以后有什么玩的,交给你了。”

凡是用“于”的,明文写成“于”。而“Yor”也是今天所谓的简体字。那么对于这个不讲道理的“禹”字,大臣是如何反应的呢?

李旭将帝旨传达给江宁刺史宋淼,宋淼表示感谢。他在奏折中抄录了上述的一些朱文。值得注意的是,最后一句中的“和你”两个字都是用繁体字写的,但“于”字没有用繁体字“于”。这充分说明宋淼注意到了皇帝对“禹”字的书写不符合“标准”。

宋淼这种独特的抄袭方式是不是质疑朱的批评的真实性和权威性?一点也不。单看他对两位御书迷的态度:“抬头看我皇诗文雅,书驾仲王(指仲尧、王羲之),大臣们用收藏,宝物是永远的。”他根本没有。朱用“喻”字批评,涉嫌不“标准”。

其实,这些“规范”只是我们今天的规范,着实让古人操心。曾经有人猜测康熙帝可能会写“禹”,现在终于“发现”了一个例子,一个就够了!只能说,仅就“禹”二字而言,如果康熙帝真的有遗风,如果雍正帝真的会把《十四哥(或太子)传》改为《十四哥(或太子)传》王子)”并公开。那么,属下不会以“一字之差”来否定这道诏书的真实性和权威性。因此,不能直接否定清朝圣旨中“禹”与“禹”不能共用的说法。

有必要叫“皇四子”还是“皇十四子”?

裁定“换十为禹”不成立的第二个理由是,清朝对于诏书等重要文件,必须使用“四子”和“十四子”的书写格式如果“变十为禹”,就会变成“传皇位给四子”(此时“禹”的复杂性和简单性问题已经不重要了),逻辑上是不合理的.

“皇姬子”格式的说法有确凿的证据。例如,雍正帝下的康熙敕令中,“雍正帝四子殷真,品格珍贵,能征服大业,以纪真即位,即为皇帝。”还有道光帝亲笔的秘谕:“立伊赤四子为太子,义信六子立太子。”这些原件是上述原件。这是有形的。

但我们还是可以问一个问题:有没有必要使用当时的“皇姬子”的书写格式?

网络布局

顺治帝位是这样写的:“我子玄烨……也就是帝位。”康熙年间的封圣,例如康熙十四年(1675年)“封云峰为太子”。四十八年(1709年),重新立太子云祯时,“云之、寅祯、云栖皆为“太子”——这些重要文书,并非“皇姬子”格式。

康熙六十年(1722年)11月13日,康熙帝驾崩,16日颁布康熙诏书,四天后的20日颁布雍正诏书。至今未见登极诏书原件。 《清世宗御藏文集》收录版说:

“……但我国是上天保佑,圣祖神宗创夏区,世祖章统一领土,吾皇六十一年试探大兴帝……第二太子立于弱年,深受圣慈怜爱……”

这里的“二皇子”是指云芝。值得注意的是,“上虞阁”收到的诏书内容如下:

“……但我国上天保佑,太祖,太宗昭造区夏,世足大帝统一领土,我帝在朝廷六十一年试探大兴帝……第二次皇子立于弱年,深受圣慈怜爱……”

在同一诏书的不同抄本中,“二皇子”写成“二皇子”。为什么是这样?原来,11月20日的诏书用“圣祖神宗”来指皇帝的先祖,但八天后,也就是28日,雍正帝和大臣们商定康熙帝庙的名称为“圣祖”。如此一来,诏书既包含了“圣祖”,又包含了“黄考大兴帝”。后人看了肯定会莫名其妙,以为说的是康熙帝。后来,雍正帝在编纂历法时作了必要的修改,用“太祖、太宗”来指祖宗,同时将“二皇子”改为“皇次子”。乾隆年间,《清世宗记》改敕令,成为最普遍、通用的版本。

康熙传敕和雍正帝即位敕令是最重要的文书,相继颁布。上述书写格式的不一致,充分说明康熙帝传世时“太子”字未定。格式。册封、传记等公文中“皇姬子”字样的用法应在雍正之后确定。

正是因为当时没有固定的地址格式,所以传闻比较多。朝鲜人记载,康熙帝在长春原临终时,他打电话给老马齐说:“四子雍银真亲王最有智慧,死后我将成为皇位继承人。殷真有豪气,要封为太子。”

后来又出现了另一个版本的法令:将“十”改为“第一”。民国时期,天国的《满清外史》说:康熙还在世时,手书上写着:“我是十四皇子,即大同的继承人。”雍正帝将“十”字改为“地”字。

以《皇纪子》的书写格式来看,反对“换十为禹”实际上是受后世公文书写的影响,并以此作为评判康熙先帝书写的标准位置。 ,这是时空倒置,不合理。

是书面遗嘱还是临终遗言?

反对意见之三,像敕令这样的重要文书,不可能只有康熙时期的汉文,还有满文雍正野史秘闻,或者满文先行;即使改中文,也不能篡改满文的内容。不是把汉字“十”改成“于”那么简单。对于“为为而换十”,这是来自锅底的打击。

网络布局

问题很复杂,无法详细讨论。我只是想指出雍正野史秘闻,这个说法和上面一样,太“合理”,忘记了“实用”。反对“改十在”说来纠正敕令的人,与反对者的前提是一样的,那就是相信康熙帝的敕令确实存在。这里所说的诏书,不是指雍正帝即位后颁布的康熙诏书(此诏书是康熙帝死后颁布的),而是指康熙帝生前的诏书,必须是写好的遗嘱,不然怎么会被篡改?

但是有这样的意愿吗?

雍正元年(1723年)八月秘密立位时,雍正帝第一次谈及继位。他说的很简单:“我圣祖皇……去年11月13日,时间仓促,一言为定。”在“匆匆忙忙”和“一言不发”的气氛中,分明是不会有写作的。将要。第二年,雍正帝又曰:“11月13日,高帝下旨……高至天帝后,方向我宣旨。”雍正五年,又曰:“黄考升天之日,召诸弟子与龙寇多相见,下旨称帝。”至雍正七年,继位《大仪绝秘录》,亲自颁布。辩护时,他仍坚持自己的立场,即:康熙帝只有“最后的命”,即他的遗言,是口头遗嘱,不是书面遗嘱。

这不是听雍正那边的。龙寇多曾自言自语:“白帝城下令之日,便是生死之时。”对于这句话的含义,后人众说纷纭,但没有人否认龙口是康熙帝临终的见证。 . “白帝城受命”与上文雍正帝所提的场景一致,均表明康熙帝位已传承。只有垂死的话语,没有书面的遗嘱。

“为名换十”似乎只是一个谣言。这个谣言是失位太子身边的太监编造的,目的是泄愤。一直都说雍正篡位,反驳者自信有“理”,但没想到自己和反驳者一样,从一开始就远离“修行”,因为没有书面遗嘱,所以关于这个法令有各种“理由”。没有办法谈论它。

相关内容推荐
野史秘闻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