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解密 > 给苏联外长葛罗米柯:中国与其它国家关系的档案不开放

给苏联外长葛罗米柯:中国与其它国家关系的档案不开放

致苏联外交部长格罗米柯

刘国新(当代中国研究院第三研究室主任):1961年,陈毅夫人张倩从苏联访问归来。参观过程中,她得知格罗米科的关节不好,腰部也不太好,就贴了中国产的追筋膏。回国后,她要求外交部长给他弄些膏药。同时,因为这种膏药,老外对中医还不是很熟悉,于是她请来了北京医院的医生,把这种膏药的用法翻译成俄文,打印出说明书,寄给葛罗米柯。

在张骞写给葛罗米柯夫妇的私信中,我没有感受到当时中苏关系的紧张气氛,反而充满了亲切感。

刘国新:这里体现的是,虽然两党关系不正常,甚至关系紧张,但两党两国外交交往进程仍然体现人民外交的特点,保持好友好的气氛。

对讲档案解密四原则

根据相关规定,外交部对档案解密有四项原则。一切影响国家利益特别是安全利益的档案馆不公开,一切影响我国对外关系的档案馆不开放,涉及私人隐私的档案馆不开放。打开,所有涉及宗教信仰和影响民族团结的文件不打开。

郭崇礼:首先是国家安全利益。任何国家都必须首先维护自己的国家安全。那么这些档案就是过去的核心国家机密。然后还有国家安全和国家利益。某些文件无法打开。然后就是我们在国际交往中做出的一些承诺,比如当时做出的承诺,那么谈话的内容,或者像我们这样的东西是不允许被人看的,我们必须遵守这个承诺。另一个是涉及到一些个人隐私,以及一些不方便在这些领导人交流中公开的事情。其次,还有一些复杂的问题,涉及宗教、民族等各个方面。这些问题都会对当前的国家利益产生一些负面的负面影响。这些是绝密文件。那么这不仅仅是我们国家,这是国际通行的做法。

记者:但是解密和保密是有客观规定的,但是解密工作实际上是主观的,在一定程度上。在刚才的实际操作中,我们有一些控制,用什么标准来判断哪些可以解密,哪些不能解密?

张苏林(外交部档案公开评审处处长):在工作过程中确实有这个规定,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个人的专业水平和政治水平这也在我们的工作中。难度。幸运的是,为了保证我们的工作质量,我们需要人员。比如搞解密的时候,肯定是经验丰富的高级外交官,主要是退休大使,一些绝密室,还有一些参赞,所以他们我负责这方面的业务,所以我对这个很熟悉业务方面。档案中涉及的内容和事件的经过都非常熟悉,所以他们可以更准确地把握,全面地讨论和交流,就这个问题展开讨论。然后,我们将一起得出一个可破译的结论。还有另一个方面。如果这些文件涉及其他部门,我们必须征求相关部门的意见。

在解密档案的过程中,为了使外交档案最大程度地开放给读者使用,学者和档案馆工作人员也想了一些办法。

郭崇礼:比如以前,在这些文件里,有一段或一两行,甚至半行词,一句话打不开。那么这是因为您无法打开该文档的两行或一句话。过去,整个文档必须删除,但无法打开。在这种情况下,开放将极大地影响研究。现在采用计算机技术后,可以用计算机来覆盖软件技术。这是这份文件。这两段打不开。如果这一段打不开,我们就涂黑,用电脑技术覆盖。将其填充为黑色,这样该文档仍然可以打开而不影响其全貌,从而大大提高了开放程度。

如何借阅开放的外交档案

由于年代相同,但纸张泛黄,文件资料存放在一个统一的文件夹中。在文件夹封面上,在文件夹封面上标明了案件的单位、年份、时期、案号和页数,一卷卷的档案记录了一个时代的历史。

张素林:我手上的卷是我们这次解密打开的文件之一。与苏联的对话。这是一个存档文件。这是俄文。这是外交部的文件。聊天记录。

记者:有时间。

张素林:是的,这是1963年。这是周恩来总理的指示。档案馆的原貌是这样的。这是印刷版,其中一些是手稿。这些是当时的俄罗斯文件。这些档案保存了很久,种类还是很丰富的。从这些文件中,我们确实可以看到当时作品的原貌。这是当时的情况。

为方便读者,并确保原始档案不被腐蚀或损坏,外交部档案馆工作人员将解密后的档案扫描到电脑中。如果你想查阅档案,你需要去外交部的档案馆。打开借阅室进行预约和查询。

记者:这里是外交部档案馆对外借阅处。现在时间是1:30,又到了借钱的时间。现在让我们来看看访问档案的过程。它是什么样的?可以找到哪些文件?

根据外交部档案馆有关规定,解密后的外交档案馆对外开放。持介绍信、工作证、身份证等合法证件的中国公民可直接到档案馆预约。

记者:进入存档搜索关键词后,可以看到现在有很多目录,但是现在看不到这些目录下的内容。我们需要在前台提交个人信息,输入密码,到另一个出借房间才能看到。

记者:我手里拿着的是我刚刚申请的贷款明细。单看这些名字,比如周恩来总理访华期间寄给祖国的礼物信封等等,这些名字都很吸引人,那么下面的内容是什么呢?来看看阅览室吧。

在开放借阅室的阅览室里,我们看到了记者刚刚提交的文件。这是周恩来访问14个国家的一些细节。其中很多内容都是真实珍贵的手稿。

面对历史

记者:很多人把外交部档案馆的开放称为中国自信外交的里程碑。你觉得这句话怎么样?

郭崇礼:通过这个文件,我们不仅可以看到我们过去的成就、进步和成果历史解密期,还可以看到我们的一些失误、失误或不准确的判断。当这个民族面对历史的时候,这个民族已经真正成熟了,所以开放档案是这个国家自信的开始,也是一个合适的时机。

其实按照我国《国家档案法》的规定,除了涉及国家安全和重大利益之外,文件形成30年后应该对外公开,​​所以如果按照这个进度计算,外交部仍然落后。 13年,这是因为实际做外交解密的工作非常复杂,必须由有重要外交经验的人来做。因此,工作量也非常大。那么按照外交部的计划,他们会在未来。三年内,1978年以前的外交档案全部对外公开历史解密期,​​之后按照《档案法》的规定进行公示。

相关内容推荐
标签:时政
历史解密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